掌上律师
法律知识
或者
您的位置: 律行网首页 > 法律知识 > 文书代理 > 裁判文书 > 正文

云南山林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昆明唯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演出合同纠纷案

作者:律行网    2017-05-30 18:22    浏览:9964

云  南  省  昆  明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6)昆民五终字第317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云南山林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住所: 昆明市白云路525号北京路花苑9-402号。
    法定代表人荆林,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仁萍、唐煜,云南三德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昆明唯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住所:昆明市青年路华一广场18层C座。
    法定代表人黎德红,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卢本庆,系云南三德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 云南山林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林公司) 因与被上诉人 昆明唯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唯斯公司)演出 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昆明 市盘龙区人民法院(2006)盘法民三初字第28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6年7月19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 审理确认的本案事实是:山林公司与唯斯公司2004年3月15日签订大型原生态歌舞集《云 南印象》演出合同,约定由山林公司向唯斯公司提供《云南印象》剧组在重庆等地进行营 业性演出。2004年3月31日唯斯公司与云南红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红)签订大 型原生态歌舞集《云南印象》巡演合作协议,约定云南红出资50万元取得《云南印象》在 重庆等地演出的冠名权。后因《云南印象》主演杨丽萍生病住院治疗,原定于2004年4月2 8日在重庆的首场演出无法进行并开始退票,其他几场演出也未能如期举行。之后,山林 公司与其他公司签订了演出合同,导致双方签订的合同无法继续履行,云南红与唯斯公司 所签的合同亦无法继续履行。2004年5月24日唯斯公司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山林公司返还 演出预付款30万元、支付违约金24万元并赔偿经济损失1161343.60元及律师代理费。经两 审终审,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5)昆民五终字第10号判决,判令山林公司 返还演出预付款30万元、支付违约金24万元并赔偿当时已产生的经济损失751657.64元。2 005年5月12日云南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唯斯公司承担因违约而使其产生的损失449969元 及返还演出冠名费299990元。经两审终审,云南省昆明市中 级人民法院作出(2005)昆民五终字第558号判决,判令唯斯公司退还云南红冠名赞助费299990元、赔偿经济损失249716元及承担该案的诉讼费21757元。
    一审法院认 为:一、唯斯公司与山林公司签订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 严格履行自己的义务。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违约的,应当向对 方承担违约责任。当事人一方和第三人之间的纠纷,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约定解决。也 就是说,因第三人原因违约的情形,当事人一方应首先向对方承担责任,但这并不意味着 第三人不再承担任何责任。因第三人原因违约而使违约方遭受了损失,违约方当然可向第 三人主张权利,除第三人有法定不可抗力的条件外。现山林公司没有法定不可抗力的免责 条件,仅以合同中约定“从巡演的整体利益出发,在有赞助且赞助方要求的情况下,一方 (山林公司)除舞台形象外,在对外的形象上由甲方(唯斯公司)、乙方双方协商统一包 装,甲方并向乙方支付宣传费”,而唯斯公司并未与其协商及支付宣传费,其不应承担损 失的抗辩主张,法院认为,根据(2005)昆民五终字第10号生效判决,认为“该内容载明 了是在对外形象上,本案中虽有赞助,但并无对外形象上的宣传,故上诉人(山林公司) 认为未支付宣传费存在违约的理由本院不予 支持”,故山林公司的抗辩主张不能成立。现唯斯公司要求山林公司承担唯斯公司对云南红进行赔偿的主张,因该损失系山林公司违约行为所致,故唯斯公司此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二、关于山林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 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 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 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也就是说,我国法律采纳了可预见性理论作为限 制赔偿责任的依据。根据此理论,合同当事人将对其应当预见到的损失负赔偿责任,只有 当因违约所造成损害是可以预见的情况下,才能认为损害结果与违约之间具有因果关系; 如果损害是不可预见的,则不存在因果关系,违约当事人也不应当承担对此损害的赔偿责 任。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均为专业的组织演出机构,双方都预见到需进行商业运作(包括 赞助),也应当能够预见到由此可能带来的风险,因此,此项损失应由双方当事人承担一 半为宜。另外,根据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昆民五终字第558号判决,唯斯 公司承担的经济损失为249716元,就此损失所负担的诉讼费应为13306元,法院确认唯斯 公司的损失合计为263022元。综上,根据《中    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百二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山林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唯斯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31511元;二、驳回唯斯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宣 判后,一审被告山林公司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 诉讼请求。其主要上诉理由:1、一审判决适用合同法121条时误读该条款的正确含义。在 本案中,如果云南红的损失是山林公司造成的,那么山林公司将按与唯斯公司之间的合同 来承担责任,当合同没有约定时,按法律规定来承担。从云南红损失的原因看,直接原因 是唯斯公司不能给予云南红冠名,间接原因是山林公司没有演出。因此,从法律规定承担 责任的前提必须是具有必然因果关系的原则来看,山林公司的行为与云南红的损失之间不 具有必然因果关系。从双方的约定看,双方约定违反《演出合同》一方应当承担合同的违 约责任,并且还约定了违约金。其中,损失是该《演出合同》的损失,违约金是对其他可 能发生损失的弥补。云南红的损失并非《演出合同》的损失,而是“冠名合同”的损失, 因此,赔偿“冠名合同”的 损失并非山林公司应当承担的违约责任。2、一审判决引用合同法限制赔偿责任的“可预见性原则”时对该原则进行了误读。首先我们双方签约时没有“冠名合同”,其次“冠名” 未经批准,就不具备合法的前提。另外,我方对“冠名合同”内容并不知晓,不可能知道 该合同的风险,无从预见。我方在《演出合同》赔偿损失外还约定了24万元的违约金,即 双方当时已经约定了“可预见的风险”,因此,这24万元违约金就是双方能预见并约定于 合同之中具体的风险,而且我公司已经承担该违约金。3、一审判决适用“公平原则”时 对该原则误读。公平就是等价有偿原则,本案中我方并无现在或将来可能享有的权利(唯 斯公司并没有也不打算支付山林公司“宣传费”), 因此,我方不能承担没有权利的义务。而唯斯公司已经收取了云南红相应的冠名费用,其已经享有权利,因此,应当由其承担相应的义务。因此,一审双方各自承担一半并非公平。 
    被上诉人唯 斯公司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和观点不成立,本案上诉人应 当承担违约责任,对此,法院两份判决书已经确认了。关于上诉人应承担的赔偿数额的多 少问题。我方认为本案的损失既然是上诉人的过错违约造成,那么就应按合同法的规定完 全由其承担。一审判决适用预期利益损失来确认双 方承担是错误的。在演出过程中我方没有违约是不应当承担责任的。所以,我方主张对一审判决改判,判令上诉人承担赔偿271473元,这是以生效判决书558号来计算的。
    二审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表示认可,对于双方当事人没有异议的上述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两审双 方当事人举证、质证的观点,本院补充确认以下事实:唯斯公司与云南红签订合同以后, 2004年4月25日山林公司以通知函的形式对唯斯公司对外冠名行为提 出意见,其中《通知函》第2款第4项载明“贵公司未与我公司协商,擅自改变大型原生态歌舞集《云南映象》制作、承办单位的冠名”等内容。唯斯公司于次日签收该《通知函》 。
    归纳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唯斯公司向云南红所承担的赔偿责任是否有权依据与山林公司签订的《演出合同》向山林公司追偿?
    本院认为 :一、本案唯斯公司起诉山林公司赔偿经济损失271473元是根据法院(2005)昆民五终字第558号生效判决确认唯斯公司向云南红承担违约责任,赔偿云南红经济损失 249716元以及承担案件诉讼费21757元,因此,唯斯公司起诉请求的性质是属于违约损失的赔偿。
    二、唯斯公 司起诉的事实和理由是该公司违反了与云南红所签订 合同原因在于山林公司违反了与其签订的《演出合同》,因此在其承担了违约责任之后,向实际的违约人山林公司主张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条的规定 “当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违约的,应当向对方承担违约责任。当事人一方和第三 人之间的纠纷,依照法律规 定或者按照约定解决”。唯斯公司按照与云南红签订的合同承担了违约责任,本案唯斯公司起诉山林公司的合同纠纷应当按照法律规定或按照山林公司和唯斯公司签订的合同解决。
    三、鉴于唯 斯公司起诉请求的性质是违约损失的赔偿,根据(2005)昆民五终字第10号判决认定唯斯 公司与山林公司签订的 《演出合同》不能按约履行的责任是山林公司的违约行为导致,因此,本案应当确认唯斯公司起诉请求的违约损失是否属于山林公司违反《演出合同》应当承担的违约赔偿的范围。
    根据山林公 司与唯斯公司签订的《演出合同》中第七条:“本合同节目内容与演出方式在遵守法律的 前提下,由甲、乙双方协商解决,与本次巡回演出有关的所有商业运作由甲方(唯斯公司 )独自承担,与乙方(山林公司)无关。”,第十三条:“从巡演的整体利益出发,在有 赞助且赞助方要求的情况下,乙方(山林公司)除舞台形象外,在对外的形象上由甲、乙 双方协商统一包装,甲方(唯斯公司)并向乙方(山林公司)支付宣传费。”结合云南红 与唯斯公司所签合同内容可以确认这不仅是巡回演出的商业运作,也是为赞助方冠名,并 收取了云南红的冠名费用。因此,按照双方合同约定唯斯公司具有独立承担巡回演出的商 业运作权,但如果出现除舞台形象外,在对外形象上应当由双方协商统一包装,而唯斯公 司与云南红签约合作涉及的冠名问题,应当属于双方约定的对外形象的范围,根据合同约 定唯斯公司应当与山林公司协商统一后,才能实施。但根据本案确认的事实证实唯斯公司 对外冠名的行为山林公司提出了意见,认为是唯斯公司擅自进行。而唯斯公司主张其与云 南红签约行为,山林公司是知道的。对此,山林公司予以否认,唯斯公司未进一步举证证 实其观点成立,故应当由负有举证责任 的唯斯公司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本院应当认定唯斯公司与云南红协商签约合作对外冠名行为未按照唯斯公司与山林公司《演出合同》的约定与山林公司协商,唯斯公司构成违约。
    另外,唯斯 公司起诉主张的损失249716元,是根据(2005)昆民五终字第558号民事判决认定内容: “合同签定以后,云南红实现合同目的,积极进行了准备活动,并因此产生了相关费用: 其中,1、因演出未能进行,云南红又购买了价值18620元的门票,并提供了价值9216元的 云南干红以兑换入场券,属于演出不能举行后积极、妥善处理合同事务的行为,其所产生 的费用亦应予以赔偿;2、云南红为实现合同目的,派出人员所产生的差旅费1605元,应 予以赔偿;3、云南红诉称举行新闻发布会等共计支付了19689元及价值3963元的赠酒,因 为在双方协议中,约定有举行新闻发布会的相关内容,云南红为此所产生了费用属于基于 合同约定所产生的费用,应当支持其要求赔偿的请求;4、关于印制了海报和请柬产生的 广告费和印刷费196623元,属于云南红在签订合同后,围绕合同的履行所产生的必要费用 ,其内容与合同紧密相关,应当予以支持;”上述款项均是唯斯公司和 云南红履行合同过程中产生的。鉴于唯斯公司违反与山林公司签订的合同约定,在涉及到对外形象问题未与山林公司协商,构成违约,因此造成的后果应当由唯斯公司承担。另外, 由于合同本身具有相对性的特点,山林 公司不知道唯斯公司与云南红之间订立的合同关系,也不知道其违约行为将会给第三人造 成的各种损害,此时如果由山林公司承担这些损害,将使其承担不应有的风险。本院认为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 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 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 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的规定,唯斯公司在本案要求山林公司赔偿损失不属于山林公司违反《演出合同》应当承担的违约赔偿的范围,故 唯斯公司在承担了云南红违约赔偿责任后向山林公司追偿缺乏事实、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依 据(2005)昆民五终字第10号生效判决对唯斯公司与山林公司所签合同第十三条的解释予 以引用时,未考虑到该生效判决是在(2005)昆民五终字第558号民事判决前作出,不包 括(2005)昆民五终字第558号民事判决确认的云南红与唯斯公司签约、履约的事实,仅 对唯斯公司与山林公司签约、履约事实的确认。而本案所 确认的事实已包括了上述两份生效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以及本院二审补充确认的事实,综合分析对双方签定条款作出符合事实的合理解释,因此,一审判决引用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部分错误, 适用法律不当,本院经审理后予以改判。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三)项、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2006)盘法民三初字第280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昆明唯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二审诉讼费人民币13164元由被上诉人昆明唯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判决送达各方当事人后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 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 期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一审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双方或一方当事人是公民的,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一年;双方均是法人或其他组织的,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六个月。

审 判 长 马  芸  
审 判 员 姚应发  
审 判 员 李  楠  


二○○六年十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王云柯  



相似文章

更多文书代理法律常识

法律文书 文书范本

文书代理律师更多>>


董滨律师
13137138282

郑彦律师
13323708222

李煜律师
17705656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