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律师
法律知识
或者
您的位置: 律行网首页 > 法律知识 > 文书代理 > 裁判文书 > 正文

王炎军、三门峡市陕州风景区管理处与张海森人身损害赔偿案

作者:律行网    2017-05-30 18:22    浏览:6958

河 南 省 高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0)豫法民终字第51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炎军,男,19岁,汉族,山西省太原市人,三门峡中等专业学校学生。
  委托代理人孔德礼,三门峡长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申建民,三门峡长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三门峡市陕州风景区管理处。
  法定代表人刘连珠,该管理处主任。
  委托代理人梁建军,该管理处干部。
  委托代理人张琳,三门峡东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张海森,男,1956年8月3日出生,农民,住三门峡市湖滨区开发区后川村一组。
  上诉人王炎军、上诉人三门峡市陕州风景区管理处(下称管理处)因与被上诉人张海森伤害赔偿一案,不服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1999)三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炎军的委托代理人孔德礼、申建民及上诉人管理处的委托代理人梁建军、张琳,被上诉人张海森(经合法传唤未出庭)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1999年4月13日,王炎军与其朋友一同到风景区游玩,买票入内后,在游玩过程中,到风景区二号码头跑马场骑马玩乐,王炎军与马主张海森协商跑三圈十元钱后骑马游玩,按骑马路线骑一圈后,王炎军提出不再骑,但马主不同意,在马屁股上猛拍一掌,使马受惊又跑,将王炎军从马上摔下撞到树上。张海森辩称其未拍马屁股,是王炎军自己在骑马跑的过程中操作不当摔下。后派出所干警将王送往三门峡市人民医院救治。经诊断,王T12骨折脱位合并截瘫。王在三门峡市人民医院住院11天花去医药费9992.30元,因经济困难,后转回原籍山西省太原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诊治,住院四个月,诊治中,因经费困难,自行出院,期间共花去医疗费18912.10元,出院后在家治疗,自行购药花费1021.40元,合计医疗费29925.80元,同时医院欠费16000元未付。王住院期间亲属陪护、交通费用、住宿费用共花去2750.60元。王炎军陪护转院、住宿费用按3人计算往返,费用应为357.50元。1999年10月31日,经原审法院法医技术处对王伤情进行了鉴定,其伤残程序为1级伤残。鉴定费100元,另查,管理处属三门峡市建委下属事业单位,1998年11月30日经三门峡市物价局批准,对风景区浏览可收取门票。风景区跑马属四周乡村农民自发开展,不属风景区设立和管理。据计算,王摔伤后共住院130天,住院期间护理人员按二人计算,王虽提供厂护理人员工资收入的证明,但未提供工资单据,无法确认,按太原市统计局公布的1998年人均收入计算,需护理费3893.50元,出院后按一人计算需护理费269550元,营养费每天按10元,六个月需1800元,伙食补助费每天10元,计1300元,残疾用具费8000元(按中等价格800元,按其余命50年,每5年更换一次)生活补助费107820元,残疾抚慰金5000元,上述各项赔偿费用合计427746.80元。
  原审认为,王炎军购买门票进入风景区,管理处负有保障游客人身安全的义务,为游客提供安全舒适的服务。管理区跑马娱乐项目虽不属自己没立,但在风景区内,管理处有义务对此加强管理和进行安全教育的义务,管理处疏于管理,对造成王伤残事故的发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张海森在经营跑马娱乐项目中,应对安全采取一定的防范措施,确保骑马娱乐的安全、可靠、其疏于防范,致使发生伤害事故,造成王炎军终身残疾,对此应承担主要责任。王炎军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骑马娱乐中,应预见到骑马娱乐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应要求马主采取一定的安全防范措施,其疏于防范,对人身伤害事故的发生,亦应承担一定责任。王炎军请求赔偿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伙食补助费、交通住宿费、残疾用具费、残疾生活补助费、残疾抚慰金等理由正当应予支持,但请求支付今后治疗费用,因尚未发生,数额无法确定,可在发生后另行起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06条第2款、第3款、第119条第131条之规定,判决张海森赔偿王炎军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伙食补助费、交通住宿费、残疾用具费、残疾生活补助费、抚慰金共计342197.44元;三门峡市陕州风景区管理处负连带清偿责任。剩余费用由王炎军自行承担。王炎军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上述应付款项,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本案件受理费10410元,王炎军承担1410元,张海森、三门峡市陕州风景区管理处承担9000元。
  管理处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1.管理处不应对王炎军的伤害承担任何责任,管理处未设立跑马场,张海森的跑马场是自发搞的,且跑马场的地点不在我管理区之内。2.我方出售的门票不包括跑马项目等活动。跑马是王炎军与张海森之间订立的合同,与我处无合同之约。3.我处的土地仅600多亩,风景区共2000多亩土地,尚有八家单位,进出不需购门票。张海森不是风景区的人,风景区未收任何费用,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王炎军上诉称:原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适用法律得当,但赔偿标准欠妥,出院后应以二人护理费用计算,残疾抚慰金5000元太低,其他损失应予支持,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王炎军对管理处的上诉答辩称;1.王炎军购票进入风景区,双方已订立了合同,管理处负有保障游客人身安全的义务。2.管理处虽未收张海森费用,但其娱乐项目给管理处带来了效益,证明其和马主之间存在利害关系,管理处导游图上标有跑马场,虽地点不同,但是有关系。3.出事地点虽不在管理处的土地证范围内,但上马地点在风景区内,管理处内单位众多,其应加强管理,但管理处疏于管理。收取游客的门票就应承担义务。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审判决其承担连带责任部分。管理处对王炎军的上诉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不清,我方不应承担责任,对王炎军的上诉请求不予认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二审经审理另查明:1.跑马场确不在管理处土地证范围内,但上马地点在风景区与二号码头交界处;2.管理处与马主未订立有租地和收取管理费合同;3.游览图上标有跑马场但公园自身无跑马场。其他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张海森经营跑马娱乐项目不在管理处经营的范围之内,不属于管理处的管理权限,张海森对自己经营的跑马项目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应采取相应的安全防范措施,确保该娱乐项目的绝对安全、可靠,因其安全防范意识差,致使王炎军在骑马的过程中从马上摔下,造成终身残疾,张海森的过失与正炎军的摔伤致残后果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张海森应承担直接责任。管理处出售门票,让游客到风景区游玩,在其管理经营的范围内,负有保障游客人身安全的义务。王炎军购票进入该处风景区,不了解风景区哪些景点属于管理处,管理处应对其经营的项目有所标示,跑马娱乐项目虽不属该处设立,但在该处的风景区内,管理处没有告知游客风景区内的娱乐项目,使王炎军误认为跑马也属管理处经营,放松对跑马娱乐危险的警惕,对造成王炎军的伤残事故的发生具有间接原因,应承担一定的责任。其上诉称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二人以上共同构成侵权的,承担连带责任。因管理处和张海森不具有共同过错,二者之间缺少共同过错的意思联络,因此,对王炎军的致残的后果缺少承担连带责任的法律依据,其致残的直接原因是张海森的过错造成的,因此,张海森应承担直接赔偿责任。管理处未明示其经营范围,对王炎军的致残有其间接原因,可在张海森的财产赔偿不足部分,承担50%的赔偿责任。王炎军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骑马娱乐潜在的危险性应当预见,其放松警惕,对造成伤害事故亦应承担一定的责任,可减轻张海森和管理处的赔偿责任。原审判决张海森、管理处赔偿王炎军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伙食补助费、交通住宿费、残疾用具费、残疾生活补助费正当,应予维持。王炎军上诉称,出院后护理人员应为二人的依据不足不予采纳,其称残疾抚慰金5000元太低,应依法改判的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考虑致害人的过错、损害后果及对王炎军的损伤程度等酌情可赔偿残疾抚慰金50000元。原判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不当,应予改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1999)三民初字第27号民事判决。
  二、张海森赔偿王炎军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伙食补助费、交通住宿费、残疾用具费、残疾生活补助费共计337197.44元。
  三、张海森赔偿王炎军残疾抚慰金50000元。
  上述款项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履行完毕。
  四、以上张海森赔偿金额其财产不足清偿部分,由管理处承担50%的补充赔偿责任。
  一审案件受理费10410元,由王炎军负担1410元,张海森负担5000元,管理处负担4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410元,由管理处负担9000元;王炎军负担1410元,王炎军申请免交,本院准予免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桑连喜    
代理审判员 李 红    
代理审判员 宋丽萍  

 
二○○○年九月四日

书 记 员 王鹏飞(兼)



相似文章

更多文书代理法律常识

法律文书 文书范本

文书代理律师更多>>


董滨律师
13137138282

郑彦律师
13323708222

李煜律师
17705656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