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律师
法律知识
或者
您的位置: 律行网首页 > 法律知识 > 文书代理 > 裁判文书 > 正文

凉山州丽都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与凉山彝族自治州电信局安装合同纠纷案

作者:律行网    2017-05-30 18:22    浏览:7718

四 川 省 凉 山 彝 族 自 治 州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0)凉经终字第9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凉山州丽都实业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国军,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郭朝晖,凉山州十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错明,凉山州十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凉山彝族自治州电信局。
  法定代表人田仁德,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韩康林,电信局审计法律事务部主任(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石小川,凉山州识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凉山州丽都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丽都公司)因电话安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西昌市人民法院(2000)西昌经初字第13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定,2000年4月12日下午,周国军到凉山州电信局(以下简称电信局)东城分局营业厅申请安装电话,于当日下午选取“2170196”电话号码,并交纳200无选号费。营业员给了周国军一张客户安装电话登记卡,同时出具了一张选号收据,收据载明收到周国军选号费200元。周国军选号后立即通知其公司派驻成都员工订做了各种名片、便笺,并在州、市电视台打广告,用去各种费用42111元。2000年5月5日周持安装电话登记卡到东城分局营业厅要求将“2170196”号安装为丽都大酒楼的电话,并交纳了安装费558元,东城分局营业员给丽都大酒楼出示了558元的发票,并收取丽都大酒楼交来的电话登记卡。5月6日,被告的营业员发现“2170196”电话号码为重号后,立即通知周国军,告之该号码为重号,叫其重新选号。丽都公司向法庭出示了一张5月8日的资料制作费收据,金额为600元。根据《市内电话业务规则》,普通电话分为甲种、乙种。甲种指电话安装在个人住宅的市话。乙种为除甲种以外的电话。甲种和乙种的差别是取费标准不同,装机过程为,用户登记、营业受理、配线配号、答复用户、用户缴费、开工作单、交付使用。无号线的列待装。原审认为,2000年4月12日周国军到电信局营业厅选取“2170196”电话号码,交纳选号费,是周国军与州电信局间产生的电话安装合同关系,其合同权利、义务应由周国军与电信局履行。该合同与丽都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由此造成的损失不应由电信局赔偿。而在5月5日电信局与丽都公司具有法律关系后,因不能提供约定的“2170196”号码,过错在电信局,故电信局应承担因重号给丽都造成的损失,丽都公司要求电信局尽快给丽都公司另安电话,州电信局应按其行业规定,予以办理。经审判委员会研究决定判决,由电信局赔偿丽都公司资料制作费600元,限判决生效后立即付清。
  判后,丽都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判不顾客观事实,无视2000年4月12日丽都公司法定代表人周国军到被上诉人东城分局为公司申请电话,周国军选中“2170196”号,被上诉人营业员经请示局长后,将该号确定给丽都公司,并交选号费200元。营业员交《客户安装电话登记卡》一张,并写上“2170196”号加盖印章后交周国军。同年5月5日周将电话登记卡交给被上诉人,交纳安装费558元的客观事实,原审置客观事实不顾。本案的事实说明,从申请电话开始,就是丽都公司申请酒楼的营业电话,周国军本人早已安装私人住宅电话,根本不存在要新装电话。原审判决自相矛盾,难于自圆其说。按原判的逻辑,5月5日之后的合同关系是丽都公司与电信局之间,那么,重号应当通知丽都公司。被上诉人5月6日通知周国军电话号码重号的行为就是通知的丽都公司,周国军接到通知就是代表丽都公司。可原判在一个判决中适用法律上采用两个标准,将一个民事行为分割为两个民事行为。本案的事实表明,申请电话的行为只有一次,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是一致的,根本不存在原判的“两次行为说”。原判认定被上诉人承担不能履行合同的完全过错责任,可是对我的合法要求,“公开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不予保护,很显然是偏袒被上诉方。所以,原判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均有过错,导致判决有失公正。请二审依法查清事实支持我公司请求赔偿和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被上诉人电信局辩称,原判以事实为依据,上诉状所称“事实”缺乏证据,歪曲客观事实。答辩人认为,事实是2000年4月12日,丽都公司法人代表周国军虽来答辩人处申请电话,但不是为丽都公司申请,而是为自己个人申请。周选中“2170196”号后,营业员收取200无选号费后,开据了“周国军”个人选号收据,答辩人当天怎么可能将此号确定给丽都公司呢?上诉人之说没有证据。上诉状所称:选号当天有关手续办理完毕,营业员在《客户安装电话登记卡》写上“2170196”并加盖印章之说不完全属实。事实是,4月12日下午5点40分,已到下班时间,周国军到我处东城电信营业室申请电话选号后,营业员问周是否办理装机业务,周回答说“等两天来办理装机业务”,于是周便拿了空白《客户安装电话登记卡》就离开了,空白登记卡上写有周选的号码,直到5月5日,周国军才将填有“丽都大酒楼”的电话登记卡来签订装机合同,因此,4月12日双方并未办理装机有关手续。其所述周国军从开始就是为丽都公司申请电话,因周已安装有私人住宅电话,答辩人认为,周国军虽安有私人电话,但不能由此推定周国军就不能再申请电话,私人申请安装多部电话的情况是常见的。原判事实、逻辑清楚,并不矛盾。首先认定4月12日周国军为个人申请电话选号行为是代表其个人,有周个人选号交费为据。相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周的选号行为是法人行为。其次,原判认为,5月5日,周的行为属法人行为,通知周国军就是通知丽都公司,这根本不矛盾。因为5月5日,周国军在办理安装电话登记卡中户名为“丽都大酒楼”,交纳安装费收据也是“丽都大酒楼”,显然,周国军当天的行为是代表单位的法人行为,电信局发现错号后,当天通知丽都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又是办理安装电话行为人的周国军,等于是通知了丽都公司,这完全是正常的。而上诉状故意混淆法人和法定代表人的不同概念,认为法定代表人的行为就必然是法人行为,显然是错误的。综上所述,答辩人认为,上诉理由缺乏证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2000年4月12日下午5点40分,周国军到州电信局东城分局营业厅申请安装电话,周国军选取了电话号码“2170196”后,向营业员交纳了选号费200元,营业员给周国军开具收据一张,其载明“收到:周国军2170196选号费200元,经手人:卢”。同时营业员给了周国军一张《客户安装电话登记卡》,周称,明天早上来办理装机业务。周国军选号后立即通知其在成都的公司员工订做了各种印有丽都大酒楼、丽都茶楼和丽都公司的各种名片、便笺、贵宾金卡、银卡等,并在州。市电视台打广告,用去各种费用42117元。4月13日上午上班市话营业员即发现周国军选取的2170196属重号,但因周国军未留下任何通讯地址,而无法与其联系。2000年5月5日,周国军手持4月12日拿走的《客户安装电话登记卡》到东城分局营业厅,将已填写好的卡文予营业员,称“其他的都办好了,只是交纳安装费”。其卡上写明“登记日期:2000年5月5日;户名:凉山州丽都大酒楼;安装地址:西昌市建康路一环路口;联系人:周国军;联系电话:13508201649;邮政编码:615000。”该卡上另写有周国军4月12日所选的“2170196”号码。此时东城分局办理市话的营业员有事离岗,办理传真、长话的营业员代市话营业员收取了电话安装费558元,并按照该卡上所填写的户名:凉山州丽都大酒店开具了四川省电信业务发票(甲)的发票,其写明:用户名名称丽都大酒楼,电话机号“2170196”,电话安装费(IP)558元。并加盖了凉山州电信局会计专用章。周国军离开东城分局营业厅后,市话营业员返回发现刚被代办收取的安装费机号正是需查找的重号,立即通知周国军,告知该号码为重号,叫其重新选号,并告之包括分局领导的号均可调整为其使用或者免费为其安装电话等。5月8日电信局再次电报请求,但周国军拒绝采纳电信局提供的条件和服务,并向法院提起诉讼。庭审中丽都公司向法庭另提出5月8日资料制作费收据一张,金额600元。另查明,根据邮电部《市内电话业务规则》规定:“根据电话装设位置不同,普通电话用户种类分为甲、乙两种。甲种用户是指电话安装在个人住宅的市话用户。乙种用户是指甲种用户规范以外的所有用户。”此规定公示在东城分局营业厅内。另规定:“用户需要改名,应向市话局办理改名手续。”根据甲种电话和乙种电话的标准不同,装机过程为:用户登记、营业受理、配线配号、答复用户、用户缴费、开工作单、交付使用。无号线的列待装。
  本院认为,依据2000年4月12日的选号收据证明,周国军当天下午是以其个人名义选取的电话号码“2170196”,且根据邮电行业规定,此系甲种电话。从周的选号到电信局开出收据,形成了周国军与电信局之间的电话号码预选关系,其关系的权利、义务主体是周国军和电信局,周国军上诉称,本人是丽都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早已安装私人住宅电话,因此从申请电话开始,就是丽都公司申请酒楼的营业电话,无任何证据证明。周虽是丽都公司法定代表人,但申请安装电话时并未说明也未用丽都公司名义申请,故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周国军于2000年4月12日下午以个人名义预选电话号码“2170196”后,在未得到电信局明确答复、正式交纳安装费、确认交付使用的情况下,将该号码用于丽都公司制作名片等,由此造成的损失与电信局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其上诉要求电信局赔偿丽都公司的损失及赔礼道歉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2000年5月5日上诉人丽都公司周国军将4月12日取得的《客户安装电话登记卡》交电信局,办理2170196号码的电话安装,填写了丽都大酒楼名称,虽未加盖丽都公司公章,但电信局代办营业员在开据安装费发票时将该号的户名按卡片上所写户名写为了丽都大酒楼,虽是代办人的失误但应认定为电信局认可将原周国军个人所选甲种电话号码过户给丽都大酒楼作乙种电话使用,由此,从2000年5月5日起丽都公司与电信局建立了安装电话的合同关系,电信局因不能提供“2170196”号码,应赔偿由此而造成的损失,故应由电信局赔偿5月5日以后因该号重号给丽都公司造成损失。鉴于电信局发现重号后通过各种渠道做了一些补救工作,分局领导亦亲自登门说明情况,故周国军要求电信局在新闻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的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判处恰当。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700元,其他诉讼费900元,合计2600元,由丽都公司承担1700元,电信局承担9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肖酉兰    
代理审判员 卢 艳    
代理审判员 黄 波    


二○○○年十一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舒 涛    



相似文章

更多文书代理法律常识

法律文书 文书范本

文书代理律师更多>>


董滨律师
13137138282

郑彦律师
13323708222

李煜律师
17705656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