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律师
法律知识
或者
您的位置: 律行网首页 > 法律知识 > 文书代理 > 裁判文书 > 正文

倪慧、王明伟、王明经等与上海太阳岛国际俱乐部有限公司精神损害赔偿纠纷案

作者:律行网    2017-06-25 20:00    浏览:2168

上 海 市 第 二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0)沪二中民初字第219号

  原告:倪慧,女,1929年9月3日生,汉族,系南京医科大学教授,现已退休,住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闵行区古美路491弄新园公寓28号601室。
  原告:王明伟,男,1956年12月21日生,汉族,住美利坚合众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迭亚戈市塞拉塔弄7345号。
  原告:王明经,男,1960年5月5日生,汉族,住美利坚合众国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任格斯托福街16号。
  原告:王明德,男,1967年6月7日生,瑞典国籍,住瑞典国乌米尔市恩斯博达娃根路56号。
  原告:王明丽,女,1958年1月5日生,汉族,住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苏省南京市昆仑路8号。
上述五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邵鸣*,系=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太阳岛国际俱乐部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青浦区沈巷镇太阳岛。
  法定代表人:陈逢坤,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朱妙春、吴平,上海市天宏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倪慧、王明伟、王明经、王明德、王明丽诉被告上海太阳岛国际俱乐部有限公司赔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分别于2000年11月14日、2001年4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明经(第二次庭审未到庭)、王明丽及五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邵鸣,被告的委托代理人朱妙春(第二次庭审未到庭)、吴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0年4月8日,王菊明偕夫人倪慧前往被告处休闲度假。当日十五时许,根据被告的安排,王菊明单独在该中心5012室的沐浴房内洗浴,一小时以后,王菊明被发现已昏躺在浴池内,身体表皮大范围烫伤。当日,王菊明死亡。
  嗣后,原告经过调查发现,被告违背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以“上海第一天然温泉”进行虚假广告宣传,误导消费者,在履行服务合同过程中疏于向王菊明提供符合人身安全保障的服务和设施,对王菊明所处的危险情况未能及时发现和抢救,存在明显违约,对王菊明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王菊明死亡后,原告花费丧葬费、鉴定费人民币11,381.10元,花费交通费、误工损失费及办理签证等手续费等人民币276,052.90元,以王菊明年收入五年计算的经济损失人民币296,670元,共计损失人民币584,104元。
  王菊明是一位著名的医学研究专家,对社会作出过重要贡献,王菊明的去世造成原告巨大的精神伤害。故原告诉诸法院要求被告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支付前述死亡事件引起的赔偿金、补偿金等共计人民币584,104元;支付原告精神损失费人民币55万元;判令被告公开登报,向原告倪慧赔礼道歉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原告为此提供了以下主要证明材料:
  一、王菊明死亡确认书。
  二、经被告许可,原告所摄的5012室沐浴房照片资料(表明被告没有尽到应有的安全注意义务)。
  三、上海浴池行业协会吴尧铭先生的笔录(其中谈及对老年人应尽特殊注意义务、单人沐浴间的门不应全封闭式关死、服务员应处在便于发现沐浴者危险的位置等)。
  四、证人刘壮俊、朱静建、韩建生的证词(表明被告在事发后抢救过程中措施不当)。
  五、被告方报送有关部门的《关于王菊明先生发生意外事件的情况报告》。
  六、《南京卫生人物志》刊载的王菊明的生平简介。
  七、被告广告宣传资料(有“上海第一泉”等宣传字眼)。
  八、《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书》。
  九、照片一组(王菊明身体烫伤照片、被告总台照片、浴室内照片及张贴“顾客须知”照片)。
  十、死亡损失赔偿金额的计算方式及相关依据等(表明王菊明的死亡给原告带来精神、财产损失)。
  被告辩称,根据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2000)病鉴字第49号鉴定书的结论,王菊明死亡系胃内容物吸入,堵塞气管、支气管腔致窒息死亡。该鉴定书并明确“不排除王菊明在心功能差的基础上,因饱食和浴室内特殊环境等综合因素加重其心脏负担,致使心、脑缺血缺氧,胃内容物返流并吸入气管、支气管的可能。”由此可见,王菊明的死亡是由其突发性的病变所致,该病变是由于其自身的条件状况所引起的,此种病变所造成的死亡是无法救治和难以避免的,与被告的服务和设施没有因果关系,王菊明先生发生意外后,被告处的医生及懂得急救知识的服务人员即采取了必要的掐人中等急救措施并及时将其送往附近的医院抢救。综上,被告对王菊明提供了符合规范的服务,在王菊明发生意外时所采取的措施亦是合理和负责的,王菊明的死亡是其自身的身体状况所致,与被告的行为及所提供的设施、服务无因果关系,被告不应对王菊明的死亡负责;至于原告提出的赔偿金额,除丧葬费、鉴定费一项予以认同外,其余损失的计算缺乏合理性及相关法律根据,其中部分误工损失的证据尚缺法定形式要件,不能采信。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对其辩称提供了以下主要证明材料:
  一、第一组证据,证明王菊明死亡是病变所致与被告之服务、设施等没有因果关系。
  1、《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书》[司鉴所(2000)毒鉴字第365号和病鉴字第49号];
  2、被告浴缸设备条件的使用说明书;
  3、《高级急诊医学教程》节录、《急症急救学》节录。
  二、第二组证据,证明被告对避免王菊明的死亡已尽必要的注意义务。
  1、刊登在《百姓信报》上的王菊明死亡当天的照片;
  2、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对陶全雯的询问笔录(摘录)及被告律师与陶全雯的谈话笔录;
  3、被告贴在浴室内的《顾客须知》;
  4、上海沐浴摄影印刷协会的王兴桢的谈话笔录;
  5、证人马谊君的谈话笔录;
  6、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对证人杨溢的询问笔录(摘录);
  7、证人温芳华的证明材料及其《工作证》《毕业证书》;
  8、证人童荣钦的陈述笔录及其毕业文凭和技术职称证书;
  9、证人吴建华的陈述笔录;
  10、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对证人夏旗丰的调查笔录(摘录)。
  三、第三组证据,证明被告沐浴用水的确是天然温泉并具有一定的声誉。
  1、上海市岩土地质研究院所作的《上海太阳岛天然温泉水质监测报告》;
  2、费孝通先生的题词。
  本案经公开开庭审理,庭审中并传唤证人陶全雯、杨溢、夏旗丰当庭作证,对当事人的陈述及提供的证据,经过举证、质证和辩论,本院对本案事实作如下确认:
  原告倪慧系其余原告之母。2000年4月8日,上海基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组织员工到被告处休闲度假,该公司总经理王明伟的父亲王菊明(生于1929年8月,系江苏省药物研究所研究员)及母亲倪慧随同前往。当日十五时许,王菊明与夫人倪慧一起到被告处的温泉保健中心洗温泉浴,王菊明被单独安排在该中心5012室房内洗浴,被告处服务员为其调试好水温后退出,约十六时左右,王菊明被发现昏躺在浴池内,经送附近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王菊明沐浴时所在的5012室系包间,分沐浴间及休息室,两者间尚有一小段距离,沐浴间浴缸旁墙面上有电话线裸露在外,未连接电话机。被告处其它同样标准的包房内沐浴间墙上均安装有电话机。
  沐浴间的玻璃移门上张贴有“顾客须知”,上有“为了您的健康建议温泉时间不宜超过三十分钟”及“建议您不要在饱餐、酗酒后沐浴,餐后半小时方可进行”等内容。
  此外,被告处设有医务室,有医生并备有急救药品,但医务室离温泉保健中心尚有相当的一段路程,事发当天,当发现王菊明昏迷后,被告处的服务员及赶到的医生为王菊明实施了掐人中等急救措施,但赶到的医生仅带血压计,未带其它急救药物。
  经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对王菊明的死因鉴定,该所出具司鉴所[2000]病鉴字第49号鉴定书,结论为:王菊明系胃内容物吸入,堵塞气管、支气管腔致窒息死亡。该鉴定书并具明:尸检发现王菊明左心室轻度扩张,冠状动脉左前降支粥样硬化伴心肌灶性陈旧性纤维化,灶性肌溶解;主动脉内膜脂质斑块沉积,说明王菊明生前有动脉硬化症及心肌缺血缺氧的病理学基础。不排除王菊明在心功能差的基础上,因饱食和浴室内特殊环境等综合因素加重其心脏负担,致使心、脑缺血缺氧,胃内容物返流并吸入气管、支气管的可能。
  该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还出具司鉴所[2000]毒鉴字第365号鉴定书,结论为所送王菊明血液中碳氧血红蛋白饱和度低于5%;所送王菊明的血液中未检出乙醇;所送王菊明的血液、胃内容及尿中均未检出巴比妥类、吩噻嗪类、苯二氮卓类等安眠镇静类药物和有机磷杀虫剂等农药成分。
  另,诉讼前,双方当事人在有关部门的协调中,曾达成被告赔偿原告人民币30万元的调解意向,因双方在付款方式上存有分歧,致协商解决不成。
  对上述事实及鉴定报告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双方当事人所争议的焦点为:王菊明的死亡被告是否具有过错、是否负有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被告作为集娱乐、休闲、温泉沐浴于一体的特殊服务性行业,面向全社会开放,理应向客户提供安全可靠的服务和环境。王菊明付费后进入被告的温泉保健中心洗温泉浴,其与被告之间即形成以沐浴享受为内容的服务合同关系,此间被告应提供与其收费标准相当的设施和服务,除对前来沐浴的客户应尽最谨慎的安全注意义务外,还应采取切实防范措施以避免浴客在享受该项服务中发生危险。本案中王菊明在沐浴中昏迷以致死亡,虽经有关部门鉴定,死因为胃内容物吸入,堵塞气管、支气管腔致窒息死亡,表明其死亡的直接原因系王菊明自身身体病变所致,但被告在履行与王菊明的服务合同中,就提供安全服务及设施上存有缺陷,如单独的沐浴间内缺乏与外界联系的呼救设施;连本该安装的电话机亦未予安装;医务室距离沐浴场所有相当的一段距离;医务人员赶到急救现场时,本应携带的急救药物未予携带,这些不作为的行为致王菊明在出现险情时无法及时与外界联系,亦无法得到最妥善的救治,从而延误抢救的最佳时机,故应当认定被告由于疏于管理,对浴客王菊明未能善尽安全保护之责,其行为构成违约,理应对王菊明的死亡承担相应的违约赔偿责任。其违约赔偿的数额应以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为限。本案中,因王菊明死亡发生的丧葬费、鉴定费,原告为此支出的合理的交通费、误工损失费、签证费等,以及对其他损失的合理补偿均应包括在此损失限度内,具体数额由本院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合理酌定。鉴于本案原告系基于违约的法律事实提出赔偿的诉讼请求,故根据有关法律对违约损害赔偿的一般原则规定及对违约责任承担方式的规定,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精神损失费及公开登报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百一十二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太阳岛国际俱乐部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倪慧、王明伟、王明经、王明德、王明丽赔偿费人民币150,000元;
  二、对原告倪慧、王明伟、王明经、王明德、王明丽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681元,由原告倪慧、王明伟、王明经、王明德、王明丽共同负担人民币13,607元,被告上海太阳岛国际俱乐部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2,074元。
  如不服本判决,王明德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倪慧、王明伟、王明经、王明丽、上海太阳岛国际俱乐部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景华  
审 判 员 潘明华  
代理审判员 王 珍  

 
二○○一年四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虞恒龄  
书 记 员 周晓璐  



相似文章

更多文书代理法律常识

法律文书 文书范本

文书代理律师更多>>


董滨律师
13137138282

郑彦律师
13323708222

李煜律师
17705656608